她说::把人类基因发射到太空里的同时-站长新闻
点击关闭

中国星际-她说::把人类基因发射到太空里的同时-站长新闻

  • 时间:

男比女多3049万人

坐地望天筆者曾經和一位咖位極高的財經作家聊天,問他:「你覺得中國的企業家和國外的企業家相比,差什麼?」

第二,基因在星際轉運的過程中,要經得住太空中惡劣的條件,如輻射、低溫等,要能夠保存足夠久的時間;

要知道,中國的載人航天剛剛發展到建立宇宙空間站,登月計劃尚未實施,火星探測器更是還沒有發射。

這是很踏實的一步,如果基因無法在太空中長期保存,後續的星際移民也無從談及。

經過反覆的思考,馮侖終於確定了三個標準或者說是方向,作為起步的依據:

「他花時間折騰讓他痴迷的太空事業。他對人性、對社會制度有着世人少有的敏銳洞察,對人類的未來有巨大的、抵擋不住的好奇心。這樣的性情支撐着他,讓他充滿激情,讓他擁有無盡地想要建立新事業的力量跟勇氣。」

第三,火星的地表氣候相對地球來說更為惡劣,低溫低氧,現有的人類很難適應,要不要通過DNA技術讓人類更適應火星的生活,倫理問題如何解決?

這可能要上溯到2015年,馮侖從一手創辦的萬通公司退出,剝離了二十多年都習以為常的「萬通董事長」標籤。與此同時,他轉型並重組御風資本,專註于大健康不動產、安保及文旅等方向的投資。

於是又問他:「這次如何。」他回了一句:「公眾也缺乏對接受企業家回報社會方式的寬容和接受度,只要項目一另類,就有人說炒作。」

這一平台只搭載了8份人類基因,是由DSPACE計劃護士團隊在2018年8月為八位志願者分別採集了20毫升靜脈血液,後由中國國家基因庫的科學家們通過磁珠法提取DNA,再運用真空冷凍乾燥法製備成可以長期存儲的GLP(人類基因凍乾粉末)。

他說:「火星是太陽系中除其他行星外,與地球環境最相似的行星。未來人類想要實現星際移民,火星顯然是第一站。那麼火星移民是把人類和物資通過運載器直接運輸到火星上嗎?還有沒有其他途徑?太空基因計劃提供了另外一種可能性的思路。火星不是人類探索太空移民的終點,更像是起點。」

他說:「中國的企業家和美國的企業家一致的,是勤奮、勇敢、充滿創造財富的激情。但在回報社會的方式上,中國企業家的方式太缺乏想象力。不是他們對社會缺乏善意,是想象力總跳不出做點慈善捐點錢的圈子。」

聽完這些,不由對馮侖刮目相看。一個已經邁過60歲的門檻,一個功成身退的業界大佬,在很短的時間里竟然成了星際旅行的「准專家」,是什麼在支撐他?

韓月說:「今年年底我們會發射第二批志願者基因入太空;在3-5年內,我們會陸續開展如:尋找有利於長期地外空間生存的有關基因和多種生物學方法,生物信號的接口與傳輸等相關研究,也會持續迭代現有業務,去開發更有利於基因和細胞在太空長期存儲的載體容器,逐步完善和健全曼為的DSPACE計劃。在10-20年內,我們希望找到人類對抗宇宙環境(高能粒子、微重力)和移民其他星球的有效方法,也形成自己在太空科研和服務領域的獨特標籤,發展成一個創新型的擁有核心技術的整合了生物醫療和太空科技的公司。」

太空基因計劃,這是一個非常超前的行業,很多人會質疑到底有沒有意義?馮侖等人要不要把這個很可能在他有生之年看不到終極結果的項目堅持下去?

簡單說來,曼為的火星計劃可以分為這樣幾個部分:

這兩年,中國的優秀企業家在回報社會的方式和想象力上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其中不乏對人類深遠未來的關切和投入。許多計劃看似天馬行空,但卻有着深切的科學基礎和社會需求。馮侖的火星移民計劃,堪稱其中最有想象力的一次嘗試。

第一,依靠現有的運載火箭技術來運送100萬人去火星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計劃;

第一個部分是利用現有航天發射平台不斷發射太空實驗火箭,結合地面模擬來探索基因在太空中的長期保存,為地球生命物種的多元化保存,提供不同的路徑和方式,讓人類文明得以延續;

關於這個想法,馮侖和李海林一拍即合,於是,DSPACE計劃(又稱太空基因計劃)開始在兩位企業家腦?里醞釀。為了驗證相關技術,2018年2月的某天,一道長長的火舌自衛星發射基地衝天而起。十分鐘后,馮侖成為中國首位私人衛星的擁有者。

「這的確是一次大胆的嘗試,並非胡思亂想」。

此外,有一批在航天科技領域的資深科學家,如從事衛星研製的王洋,同樣高度關注DSPACE計劃。

第三,這些人要考慮如何篩選出抗宇宙輻射、耐寒、耐低氧環境的基因,提升人類適應新的生活環境的能力。

第三部分是在未來合適的時間逐漸探索移民火星的可能。

王洋說:「哥倫布不是為了發現新大陸才去探索,新大陸是他探索的結果。現在我們可以說是身處『大航天時代』,面對未知,我們當然要去探索」。

這八位志願者的GLP被放入具有最大限度抵禦宇宙輻照、高能粒子和對地通訊,自主溫控功能的太空基因庫中。

2018年10月25號,曼為科技的首個太空基因庫衝上太空,這也是人類的首個太空基因庫。這個太空基因庫,搭載中國長征四號系列火箭,成功進入距地950公里軌道,長期運行。

第二個部分是依託互聯網建立一個社區,吸引方方面面對太空探索和星際移民有興趣的群體,成為這一項目的火種;

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是,這到底需要多長時間?筆者問馮侖:「你覺得你在有生之年可能上天,可能到達外太空,甚至是火星么?」

她是這麼說的:「依據曼為科技的使命願景,要實現火星移民,生物、航天、醫療、人工智能等技術領域的支持都是必不可少的。不過,實現該宏大願景的過程也必然十分漫長,且分為多個裡程階段,每個階段側重點也是不同的。因此,現階段我們的目標是,依託基因、衛星與火箭技術,以期在太空中將人類基因長久保存下來。」

「人類現在的技術和未來的技術方向決定了,星際旅行伴隨的就是基因或者說生物技術,兩者缺一不可。對於我們這樣自己投資、社會融資的項目來說,搞火箭技術可能太難了,但我們可以把基因和太空結合起來,做好我們的事情,再和中國乃至世界頂級的航天技術機構合作。」馮侖說。

第一,既然送100萬個大活人上去是最重要的技術瓶頸,那麼就不要送人上去,送基因上去最合適,一個人的基因在處理后重量只有幾克;既可以延續人類的種子,又可以區別於以往的研究,從另一個角度去測試太空對人類基因的影響;

作為一個一直專註于「地」的企業家,馮侖之前很少想天上的事兒,直到3年前的一次NASA之行改變了他。他看到了亞特蘭蒂斯號穿梭機,還看到土星五號火箭,後者是人類登月的阿波羅計劃和隨後的天空實驗室計劃中使用的多級可拋式液體燃料火箭,也是人類迄今為止起飛重量最大的運載火箭。

為什麼只有8枚,它們僅僅是象徵意義的么?韓月說,當然不是。

馮侖說:「這次參觀之前,我內心覺得人類從地球到太空就像從中國坐輪船到美國那麼慢那麼遠,這次一下子提高了我的認知,我現在覺得也就像坐飛機去美國一樣吧,路還是很遠,但速度起來了。」

思維進展到這一步的馮侖,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自己原本是要搞星際旅行的,怎麼這星際旅行繞來繞去,最後都是生物層面的問題啊?

並非不懂技術筆者和馮侖聊起了埃隆馬斯克的火星移民計劃,馮侖顯然對這個項目非常熟悉,他一下子就提出了四個疑問:

「我內心裡總是覺得,地球是我們的家。但我們不可能一直呆在家裡,家裡的人會越來越多,會越來越擁擠。人類的文明是必須前進的,我們現在緩步積累不要緊,但心裏一定要有一個高遠的目標,我認為這個目標就是未來在別的星球上由新的人類建立新的人類文明。」馮侖平靜地說。

第四,去了以後形成一個什麼樣的社區,這些都不能用地球思維,要建設一個新的文明形式,和地球有聯繫又有區別這要如何做到?

但王洋並不只是有着哥倫布情懷的探險家,他認同曼為科技的太空基因計劃,是基於兩個目標的可行性:

真的找到了很多牛人馮侖果然找了一個生物學博士來擔任新公司的總裁——韓月,畢業於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曾先後在武漢大學、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曼徹斯特大學和廈門大學學習和工作,在基因檢測、保存、幹細胞分化以及組織再生研究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理論基礎和實踐經驗。

第二,誰去誰不去,怎麼分配,誰來管……協調難度大到無法想象;

就連他的女兒也不知道所有的細節,但她支持他的父親,所以她這樣寫到:

火星社會由於種種的技術條件的變化,在社會組織、腦機接口、文化習俗方面都會有着深刻的變化,而這一切必須依賴不斷的探索,人類要達到五十年之後的目標,不是要等到快到50年的時候才起步,而是要現在就起步。

但馮侖從來不會被這些情緒所困擾,他和另一家地產巨頭東渡集團創始人李海林建立了一個團隊,目的就是「做一些非地產類的,特別有想象力的投資和探索」。

第二,他認為從技術和產出的角度,火星移民計劃有實現投入和產出平衡的一天,這種造血能力將幫助人類終將達到這個目標。

由於沒有任何條條框框的束縛,馮侖的太空思維是跳躍性的,他一下子就想到了一個非常遙遠的目標——火星移民。

「看了以後,整個人都在一種亢奮的狀態裏面。在國內很少能看到這麼多、這麼密集的和星際旅行有關的東西。這些東西都在提醒我,人類在星際旅行的道路上已經在一步一步的前進,而不是還停留在理論的階段。」

她說:把人類基因發射到太空里的同時,我們還在地面同步模擬太空環境,對含有基因信息的GLP在試驗前後的全基因組100X深度測序數據進行比對,獲得太空環境對GLP存儲的真實影響數據,同時研製抵禦宇宙輻照和高能離子的基因存儲裝置,在地球和太空中永久保存人類的種子(基因),為人類在未來的星際移民以及基因再生提供有力支撐。

韓月把未來工作的重點放在了空間生命科學研究上。

馮侖說:「能不能移民外星,我真的不知道。但我一定要去太空,形式有很多種,可以是我,也可以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因為我覺得,人類總要走上這條路的。」

馮侖則認為,探索火星並不僅僅是為了技術而技術,而是為了人類能夠不斷嘗試超越現有的文明,建立更新的、能延續更久的文明。

頓時覺得,中國的企業家和中國的公眾都挺難的。

第一,他從根本上認同移民火星的方向是正確的。

他說:「1969年7月20日,人類首次登陸月球。但是50年過去了,人類再沒登陸過月球,是因為技術停滯嗎?當然不是,阿波羅登月計劃的投入是非常大的,那幾年美國航天的預算佔到財政預算的將近5%。但是這50年間航天帶動的行業是非常多的,據統計,在航天每投入1元,就會產生7~12元回報,這些產出將支撐我們到實現火星移民的那一天。」

他和筆者談這次話沒多久,就傳出陳天橋雒芊芊研究院的腦機接口項目已經初露曙光,將專註于對病人尤其是癱瘓病人的治療,探索通過腦機接口讓癱瘓病人用意念精確控制機械臂,甚至模擬觸覺。

今日关键词:医院启动患者筛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