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关于吃的互联网平台-新浪国际足球新闻
点击关闭

市场酒店-美团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关于吃的互联网平台-新浪国际足球新闻

  • 时间:

27省恢复客运班线

各中端倪,且聽慢慢道來。動物兇猛在美團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公布之時,地歌網曾在《美團質變》一文中分析,美團收穫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財報,在這一季度的財報中,美團實現了整體盈利,而且「盈利」是規模效應顯現的結果。

美團的「超級平台」之夢邏輯清晰,在8.7萬億規模的「吃經濟」的帶動下,再向周邊延展,這一戰略先於滴滴、位元組跳動出現了。

美團整體戰略里,吃是整體最重要的品類。因為吃是巨大市場,美團通過做餐廳評價,通過建立最大外賣平台,加上線上線下結合的生鮮零售方面開始起步。美團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關於吃的互聯網平台。

去年在小米之後,美團作為第二支同股不同權的股票登錄港交所,如今風光兩樣,小米股價一度低迷,從每股最高的17港元跌近一半,而美團的股價超最低價近一倍。二者相比,今日之美團已是兩個多小米矣。

數據顯示,今年連續兩個季度,美團外賣每一筆訂單的情況大致拆解如下:

從目前看來,外賣業務的運營相對比較成熟,交易已趨於常態化,假設成本中的市場費用可忽略不計,只計入費用中的「研發及行政費用」的45%,初略算下來,美團外賣業務每單凈利潤在8分錢左右。也就是說,平台每一筆外賣訂單的收入不到1毛錢。

然而,在「吃」的到家和到店的兩大實點之後,美團的其它業務板塊的虛點需要繼續夯實,其「超級平台」之夢依然任重道遠。

互聯網巨無霸平台無一例外地以規模製勝,玩的是「剪刀差」的規律。當規模效應沒有出現之時,燒錢補貼做大規模是通行的互聯網玩法;當盈利點出現時,剪刀的一側是邊際成本的逐步遞減,而另一側則代表強勁的規模增長曲線,其中的剪刀差便是利潤,隨着時間線的拉長,邊際成本不斷遞減,利潤則會變得越來越大。

如果按照微利模型的0-3%或者低利模型3-10%的利潤率計算,在理想的狀態下,美團外賣日訂單達3000萬,每單盈利在0.3-1元,那麼一年下來,盈利在33-110億元,如此量級的利潤需要較高的PE才能撐起千億美元的價值。因而,也不難理解美團的市值在此時突破5000億港元關口的意義。

3000萬日銷量的訂單可謂一個重要的節點。

對於美團酒旅而言,有足夠的現金流支撐,儘可能多地切下行業的蛋糕才是正解。美團的優勢在於,有了到店和到家兩大維度的長板支撐,一方面是能夠提供足夠的彈藥;另一方面是在用戶端可以把流量引向這一高毛利率的板塊。

生活服務類的市場,要十倍于實物電商領域,看看阿里一路折騰就十分清楚了。在口碑、淘點點之後,選擇投美團再到全資收購餓了么,可以說,馬雲很清楚這個市場必得的壓力。只是可惜得很,王興有自己的夢想,並不願做阿里的「棋子」,以至於得而復失,再到重新操戈。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國內酒店預訂的互聯網滲透率僅為35%左右,這一數據,不管是和移動互聯網遠沒有中國發達的日本相比,還是和同為標品的其他行業(如電影等,線上滲透率達到87%)相比,提升的空間都非常大。

當然,可以通過手段來加強生活服務電商平台的網絡效應,比如,增加品類變為綜合式生活服務電商平台來增強網絡效應,再比如,通過個性化推薦技術建立數據網絡來增強網絡效應。這些都是美團正在做的事情。但這些仍然不夠。

按照王興此前算的一筆賬:中國大概有8.6億城市人口,每人每天吃三頓飯,每天就是25億頓,美團只是佔據了其中不到2%的市場,今後還會持續增長。簡言之,這是個天量的市場。

綜上,不難發現,其實酒旅業務的核心競爭力並不能成為真正的壁壘,只要給予足夠的真金白銀和時間,拿下這一市場比不再話下。

這也將會是一個更為激烈的戰場。

前有千團大戰,後有美團外賣和餓了么的大戰的佐證,作為連續創業者的王興,在戰略節奏上,不僅穩而且准。

顯然,美團的創新業務更多是在「觀望」期。對於它而言,進入這些領域不僅是「必須」動作,而且還要在行業中變成頭部。

圍繞吃核心,美團在前端有最大的生活服務搜索平台——大眾點評,全球最大的外賣平台——美團外賣,最大的即時物流體系---美團目前騎手數量已經高達54萬,關鍵還有超過15年的耕耘,美團在商家端的賦能,投資了不少ERP、IBO、支付軟件集成企業,為商家賦能的最大體系。

雖然說外賣是高頻剛需,也是抓取流量的超級入口,但是,這本生意經並不好念。實際上,外賣是在一個鋼鏰一個鋼鏰里擠出來的生意。從美團近年來兩個季度的財報數據,便可見端倪。

一方面外賣不僅是美團流量的超級入口,並且還可以帶來源源不斷地現金流,以及反哺到家、酒旅等板塊的業務。

「吃」作為美團商業模式的超級流量入口,從商家端可以通過給商家提供更多的服務,如支付、小貸、供應鏈管理、Saas軟件等來變現;從用戶端可以把流量導向高毛利業務如到店、酒旅來變現。

Q1數據:交易金額為45.5元,平台營收為60.44元,變現率14%,毛利潤0.93元,騎手費用約5.24元。

Q2數據:交易金額為44.65元,平台營收為61.39元,變現率13.75%,毛利潤1.37元,騎手費用約4.45元。

在今年的十一黃金周,美團酒店、美團門票分別在10月1日,10月3日創下單日入住間夜量300萬,單日入園人次360萬人次的行業新紀錄。這一數據還刷新了美團今年在五一小長假期間的行業記錄。

目前,OYO酒店開始加碼「保底收益」的2.0模式,對打下的江山進行深耕,即使OYO中國的平台之勢未見,依然依靠OTA中的攜程、美團來導流,但是,可以看見的是,OYO模式對下沉增量市場搶奪的威力。

如今,市值破5000億的關口上,美團已經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

去年年底,當滴滴順風車事件的節點還沒有出現時,資深業內人士曾經告訴地歌網,他預測,美團IPO之後的第一仗應該放在出行業務中,出行或將是美團要描繪的第三條增長曲線。

下一站「天後」如果美團點評IPO是一道分水嶺,驗證了其商業邏輯走向成熟,那麼在美團IPO之後,其在LBS的戰場上有四場惡戰要打,它們分別是,在到家和到店業務上和餓了么口碑的組合的巔峰對決;在酒旅業務上有攜程、飛豬以及新晉友商OYO的強勢對攻;出行業務上要和滴滴、高德、哈啰等翹首對抗;最後是在新零售這一創新業務中與盒馬鮮生等對壘。

美團之所以能夠逆周期而上,其實在戰略抉擇上有做調整,比如,在創新業務上開始「降速」,一定程度上透露出棄「車」保帥意味,換言之,在周期之下,美團選擇用犧牲創新的後勁,來換相對良好的市值管理。

在市值破5000億的關口,意味着美團在吃住行娛的生活服務領域已經紮下自己的根基,也意味着在互聯網王座之上,美團已經作為一個巨無霸的平台存在,佔據了其中的一席。但是,在市值破5000億的關口上,美團的「超級平台」之夢也才開始起航,其中的腳步有深有淺。

滴滴的一場渡劫在所難免。在這樣的節骨眼上,美團打車即使做了很多鋪墊工作,比如南京試水一年,上海第一戰役,一路拿下每個城市的網約車牌照等,但是,有了滴滴的前車之鑒,美團在出行業務上並沒有輕舉妄動。

「一般而言,互聯網行業的網絡效應,IM最強,社交網絡次之,搜索引擎、實物電商再次之,信息流的網絡效應在社交與搜索引擎之間,生活服務電商特別是本地生活服務因為其區域性,網絡效應很弱,單憑網絡效應不足以構成護城河。」業內資深分析師告訴地歌網。

數據亮眼,也說明了美團酒旅業務作為第三大支撐有了相當的盼頭。

由此看來,僅僅在「吃」的維度出現規模效應的美團,其「超級平台」也才剛開始起航。

美團盈利的雙引擎出現,帶來的將會是互聯網「剪刀差」效應的放大。

然而,出行的屬性當中擔任有公共服務的角色,與外賣相比,出行受制於政策的因素更明顯。兩起順風車事件之後,滴滴的困局開始浮出水面。儘管,滴滴吹響的是all in 合規和安全的號角,其實滴滴輸在了只把雞蛋放在了「網約車」的籃子里,缺少了其它造血業務的支撐。

「吃+超級平台」夢去年,美團IPO之際,王興在發售會上說,互聯網發展史就是一部O2O的歷史,從線下到線上,美團在生活服務領域已經深耕了八年,目前涵蓋「吃住行娛」個大板塊。也是在這個時候,美團才真正意義上豎起「吃+超級平台」的大旗。

此外,騎手以及諸如補貼等平台的運營的成本都是可變成本,因此,外賣要掙錢必須要有規模。「薄利」必須「多銷」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機構評級方面,在所有28家參与評級的機構中,93%的券商給予美團「買入」建議,7%的券商給予持有「持有」建議,無券商給予「賣出」建議。在雞飛狗跳的周期之下,美團得到清一色的「看多」實屬不易。

如今美團外賣業務已經實現了「轉正」恰恰證明的是,其平台的規模已經起了作用。據地歌網統計,美團外賣在上線40個月後的2017年3月,美團外賣日訂單數突破了1000萬;14個月後的2018年5月,日訂單突破2000萬;今年7月,美團外賣的日訂單從2000萬增長到3000萬,這期間只花了14個月。

根據今年Q2財報顯示,美團國內酒店間夜量同比增28.9%至9400萬,按照間夜量統計口徑,美團早已在2018年Q1超越攜程,目前僅次於Booking和Expedia,成為全球第三大在線酒店預訂平台。

假以時日,當供需兩端的力量不斷匯聚,達到行業的引爆點之時,就是OYO的平台力量崛起之日。

攜程是伴隨着中國第一代互聯網企業起家的,在「機+酒」業務上打下了二十來年的根基,尤其是在商旅業務上的絕對優勢明顯。攜程是自營模式,但是,自從2016年,去哪兒網被攜程「收編」之後,其在中低端酒店的布局也多了一個靠山,加上同程轉型之後,在微信生態的土壤里也打出了一部分勢能。

據財報數據,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12個月,美團平台上的活躍商家數和交易用戶數分別達590萬和4.2億,每位交易用戶平均每年交易筆數增長至25.5筆。美團當屬生活服務第一平台。

即便如此,在酒旅的戰場上,攜程系、飛豬以及後來者OYO的挑戰並不能視而不見。先看看這些勁敵們的核心競爭力。

美團外賣業務上的「轉正」,相當於經過九年抗戰之後,外賣盈利的發動機煉成了。因此,美團在到家和到店兩個「吃」的維度形成了兩大引擎。

依然有大量競爭對手沒有涉足酒店中低端和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的酒店,這也給了美團酒旅拓展創造了巨大的發展空間。

從「吃」延展輻射周邊,形成吃喝玩樂的交叉營銷,美團的「超級平台」有一出大戲要唱。

至於飛豬,不看僧面看佛面,它的強大在於有阿里生態在流量、資源上的加持。這裏不得不提的是,OYO這一支在印度起勢的兵團。OYO中國在中國展開一波圈地運動,自2017年11月進入中國,目前OYO酒店已經覆蓋全國338座城市,簽約超過13000家酒店,超過59萬間客房。被號稱為中國最大的單品牌酒店,以及中國第二大酒店集團、全球第三大酒店集團。

同時,在「吃」的維度,美團並非高枕無憂。

在戰略節奏上考量,酒旅才是美團要劃出的第三條增長曲線。那麼,酒旅業務能否成為美團的下一站「天後」?

對於美團而言,這是一個質的飛躍。

這正是科技互聯網經濟的驚人之處,這也是科技互聯網業無小企業的邏輯。

出行和外賣在高頻剛需,流量的超級入口上有着異曲同工之理,彼時,滴滴的日訂單量也在3000萬單左右的水準。

顯然,穩住「吃」然後在徐圖前進是美團的擴張邏輯。

可見,外賣已經成為美團在生活服務領域站穩腳跟的堅實基座,這對美團而言是決定未來的生命線,也是實實在在的支柱。

如今,美團在需求側有4.2億消費用戶,在過去一年,美團完成69億筆交易,平均一天1900萬筆交易,交易規模達到4100億元。

所以,如果從新生代來看,美團無疑是最有想象力的一家,天花板足夠高,這個平台,將又是一個騰訊、阿里量級的企業,它相當於2015年京東的GMV。

10月4日,美團股價拉升收漲2.79%,報84.7港元,市值破4900億港元,達4912億港元,僅次於阿里巴巴和騰訊控股,進入中國互聯網企業第三強。數日創新高之後,美團股價再度延續強勢,10月8日,美團股價報收89港元,漲超5%,市值一度突破5000億港元大關。

在突破了5000億的關口上,美團「超級平台」之夢依然任重道遠。

美團在創新業務中,一方面是調整出行的布局,曾經大規模躍進的美團打車,轉而收縮採取了聚合模式的打法,單車上也是如此,同時還對騎行的價格進行了調整;另一方面在生鮮零售等燒錢業務中,也開始實施了「降速」,小象生鮮業務該關停的關停之後,進而通過美團買菜進行試水。

美團的質變在於,除了「到店酒旅」業務的利潤奶牛之外,出現了新的增長極,即外賣業務成為美團盈利的新引擎。毫無疑問,此次美團的股價強勢拉升,破了5000億港元的大關,最大的功臣要數外賣業務的「質變」。

不容忽視的是,美團外賣的訂單依然呈上升趨勢,財報顯示,2019年Q2美團外賣交易筆數已上升到21億筆,較去年同期的15億筆增長超過30%。

可見,美團酒旅業務並非孤立無援。

作為吃喝玩樂的高頻剛需消費平台,在移動互聯網流量趨緊的大背景下,美團的創新業務無疑起到了開源作用。

國慶小長假結束,而美團點評(以下統稱美團)的股價升勢並沒有停。

因為國慶七天長假剛過去,不妨先來看一組數據。

即便美團領先餓了么口碑兩倍的市場份額,但是阿里這樣虎狼之師並不能掉以輕心,餓了么口碑一直窮追不捨,在「二樓競爭」的存量市場挑戰暫時敗下一回合之後,如今,餓了么口碑在下沉的增量市場中,勢頭正盛。

超級平台不僅需要更多流量的支撐,更需要多個版塊力量的協同,也就是網絡效應的產生。出行和新零售等創新業務將是LBS的兩大超級入口,這都是美團「超級平台」畫下的虛線。

今日关键词:27省恢复客运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