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一个行业-我脑海里似乎也出现了20年后的建筑工地的样子-中山市新闻

  • 时间:

蒋劲夫承认恋情

另外,因為建築工人們本身的生活狀況大概是「工作時間在工地,非工作時間在「集裝箱屋」里」,所以基本上,他們的一天,是24小時圍繞着那一塊啥都沒有工地進行的;

那些現在坐辦公室的人想都不敢想的類似炸藥炸山、山洪暴發、驅趕野狼等,可都是8歲的小天確確實實經歷過的童年;

在長大后加入房地產行業的這些年裡,小天也去過大大小小不少工地,和來自這裏或哪裡的不少建築工人打過交道,在小天的眼裡,他們是這個社會裡為數不多的「拚命一族」;

當精工類、技術類的建築工人都變成有學歷和技能支撐的緊缺人才...

「你覺得再過20年,他們能脫離這樣的生活嗎?」

8歲那年,工程一路從河南沿着長江修到了武漢(樓盤),小天也跟着爸媽在日復一日的漫天黃土中,完成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探險;

沒進去之前,我還笑着和小天開玩笑說:

後來小天和我說,因為地方有限、資源有限...所以這些屋子裡,是不存在只住一個人的情況的,大部分是8人上下鋪,窗比較小,所以採光也不是很好~能裝空調的也是少數;

看着小天閃着光芒的眼神,我腦海里似乎也出現了20年後的建築工地的樣子。

除了隱私問題之外,「集裝箱屋」里亂七八糟的電器充電線、過載的插線板所引發的火災問題也成了近幾年建築工地的的新聞里最頻發的;

雖然過了二十年,城市裡的房子不管是高度還是格局都有了大變化,但是這個城市裡一棟棟摩天大樓抑或私家花園的最初建造者,那些建築工人們的生活環境,卻似乎沒有太大改變;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真叫盧俊」

當建築工人也可以像普通辦公室白領一樣;

而且在這8人間里,不乏有很多跟着追隨丈夫一道而來的妻子...所以,且不說什麼家庭生活了,隱私什麼的,基本在「集裝箱屋」里,是不存在的;

「這看上去還挺大的呀!比我現在租的地方都大」,小天笑而不語,推開門的一瞬間,我才覺得真的是我異想天開了...

但是工地上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建築工人,和跟他一起長大的建築工人的孩子們,卻在小天的心裏烙下了不淺的烙印。

睜開眼睛,是那些高樓的建造者;

企業願意為建築工人提供更多專業的培訓;

雖然20年過去了,小天長大了,建築工人也從最初的窯洞住到了「集裝箱屋」里,但是他們單一無趣的生活里,下班后娛樂生活發生的唯一的大變化,大概就是從打牌、知音、小黃書,變成了互聯網式社交...這樣的變化,讓人心疼。

閉上眼睛,是「集裝箱屋」里某個8人間上下鋪上或躺着、或坐着的某個;

比如他們住的大部分是以藍色為主的「集裝箱屋」;薄薄的鐵皮,隔不住夏天的炎熱,也擋不了冬天的寒冷;但是這就是蓋房子這一整個周期里,建築工人,和他們的家人,所居住的「家」;

小天說:「我覺得會,至少現在比我8歲那年,改變了一些!希望20年後,如果我的孩子也長成到我這個年紀,也穿梭在房地產行業里,也需要時不時去建築工地的話,他能看到的景象,是和現在完全不同的」。

當人工智能取代了最原始的人工生產力;

因為這樣過於單一的生活,從側面催生了另一個行業的興起———短視頻。

希望他們有生活、有尊重、有信念、有未來;而不是只有那目光可及的荒蕪的工地和擁擠的上下鋪。

結束了在建築工地的一天之後,我問小天:

有一個環境不差、而且有完善配套的辦公地點、;

又因為新樓盤一般都存在配套極度短缺的狀況,所以對於建築工人們來說,他們的世界很小,圍繞着工地在四處轉悠,巴掌大的一個床位,就是他們那幾年裡唯一的生活;

而關於這樣的新聞,也是比比皆是:

20年前,小天剛8歲,是建築工地的常客。

「還有還有,比如現在西方國家,基本全部建築工人,都是作為技術工人存在的,不但享受朝九晚五,甚至比白領的工資更高,社會福利也是一樣不缺的!」

過於單一的生活環境加上本就苦悶的工作,讓他們在有限的業餘時間里,逐漸喜歡上了在網絡世界里尋找一些慰藉;

但是那年的那個工程太浩大了,所以不管是該不該出現在工地的人,都一律被要求住到了工地上,這其中,就有小天的父母,還有寒暑假里想念爸媽的小天;

希望20年後,建築工人依舊是建築工人,建築工人,又不再是普通的建築工人。

小天的父母都是從事建築相關工作的,一個學的是設計,一個學的是工程;

類似抖音、快手等短視頻行業在中國爆火的這些年,離不開收入還行、但生活卻非常不行的這些建築工人的推波助瀾;

據了解,在打賞主播的各種排行榜上,建築工人的數量,佔了大多數;

「哦?比如說呢?」「比如說現在建築工人大都是社會底層的人,靠賣苦力賺錢,也存在很多層層分包的情況出現,導致很多本身毫無技術的親屬,都加入到建築行業充當技術工,這樣也會導致很多安全隱患...在我想象的未來里,能人工智能完成的應該都可以流水線操作,比如塔吊、比如水泥工;那麼被置換下來的建築工人,就有機會、有時間去參与技能培訓中去,然後逐漸從賣苦力走到有一技之長的位置上去」

後來工程順利完成了,小天也告別了那個玩泥巴住窯洞的童年,長成了一個高個臭小子;

今日关键词:厄齐尔遭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