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加入帮派并且放弃足球的人-临沧新闻
点击关闭

帮派一个-之后加入帮派并且放弃足球的人-临沧新闻

  • 时间:

世界羽联冻结排名

當一場比賽結束時,你最先會和誰打電話啊?

「我是在巴塞羅那出生的,是在諾坎普附近的婦產醫院里出生。我之前幾乎是一直待在Hospitalet的一個名叫los Bloques的地方,那裡就像是一個小鄉村,有很多外來人口,是移民,有不同的文化。

(編輯:姚凡)

我們那時候氛圍是很好的,為了能夠比賽你是必須認識一些人的,不過一旦認識了,那之後就沒問題了。甚至有時候他們還會派上一名裁判,以便處理可能出現的爭議。」

你是在L'Hospitalet(靠近巴塞羅那西南部的城市)出生的嗎?

如果要我去皇馬的話,那我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巴薩是我的家,但是我的想法就是每天都儘可能做到最好,之後該來的都會來的。」

「不是他們不被允許的問題。我很感謝上帝以及幫助我成為職業球員的人,但是這也取決於你自己想要在一生當中做什麼。選擇是可能更加輕鬆或者更加艱難的,這取決於每個人的情況,但是如果你想要獲得什麼,你就要努力,然後才能慢慢地取得成功。」

為什麼沒有更多的吉普賽球員或者非洲裔球員?是他們不願意成為職業球員還是其他人不允許他們這麼做?

「是的,因為你會見識到一切,你會看到爭鬥,會看到他們的世界是怎麼運轉的,會看到一個幫派是怎麼運轉的,或者警察是怎麼調查處理他們的,你會看到那些街道是如何運轉的,會看到他們是怎麼進行毒品交易的。

「和我的家人,一般來說是我的父母會打給我。」

「我小時候就有速度快的特點了,但是對於奔跑后急停,我曾經是很難受的,我遭遇過恥骨傷病和肌腱炎,為了讓我的身體能夠適應我的爆發力,我必須得努力鍛煉。

是否有些本來球踢得不錯,但是之後加入幫派並且放棄足球的人?

然後你又會帶着那份怒火去找敵對幫派的麻煩。很多時候都是這樣,所以那裡很複雜,你必須得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需要保持專註。不論你是哪裡來的,雖然說那個街區是很複雜的,但是總是有腦袋清醒的人的。」

你還看到過槍?「我看到過,而且還看到過棒球棒、刀、玻璃瓶,我看到過各種類型的打鬥。」

你也是那種被健身房的人趕出來才停止訓練的人?就像C羅那樣?

「非常多。我和他們踢過球,或者與他們對抗過,他們擁有不可思議的能力,但是由於毒品、幫派等事情,最終他們迷失了。

「那時的球隊就是一個大融合。有我一直很要好的朋友們,還有我曾經一起踢球的吉普賽人,還有摩洛哥人、多米尼加人、西班牙人、還有非洲人…就是你覺得能幫助球隊的人都在隊內。

「我和巴薩有些問題,這個事情我希望留在自己心裏,但是我離開的方式並不是最好的。我當時不得不做出一個決定,如果我當時愛着的俱樂部巴薩不給我機會,或者我們雙方無法達成一致,那我就必須離開。

當你回家鄉時,然後大家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他們還會認出你嗎?還是他們會問你你到底做了什麼?

「是的,當然。現在那座小球場已經沒有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希望去建造一個場地的,因為這能夠幫助年輕人不總是想着那些不好的東西,專註在健康的東西上,比如體育…我們對抗,贏球、輸球、贏得獎盃(甚至比賽里還能下注),在那樣的時刻里你生活里其他的煩惱都暫停了。」

當你住在街區里,和其他的文化融合在一起時,是否會很快成熟,很快長大?

你們在球隊里聚集了各種各樣的人?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你必須快速做出決定,比方說,在一場爭鬥中,你必須得快速決定你是否想要繼續走自己的路,繼續努力付出,繼續做合法的一切。如果你是想要違法的話,那樣的生活就在你身邊,你想要的話很快就能夠獲得。」

你那時候應該是很早就覺得如果在巴薩無法獲得成功,那去其他地方也會獲得成功的吧,因為你想要的就是成為職業球員

2月27日訊 在接受《每日體育報》的採訪時,狼隊邊鋒阿達馬-特拉奧雷表示:「我童年的街區很多幫派,也有幫派多次想要拉我入夥。很多有天賦的球員因為毒品和幫派的事情最終迷失。」

有各地來的人,我們會踢一個小型的循環賽,我們的球隊對抗其他所有的球隊。隨着我們不斷取勝,人們就會說:『喂,有兩個黑皮膚的小孩踢得非常不錯』,那時有很多球隊會來挑戰我們。」

我就是巴塞羅那的人,你現在說的這些對我來說好像就是在聊其他地方一樣

「在英國第一年之後我回去時他們就問我:『你怎麼了,這身體怎麼變這樣了?』。我則告訴他們,這英國足球就是這樣的。我女友則是:『你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多壯了!』。她總是喜歡開玩笑。」

幫派都是分區域的,你走在路上別人會問你:『你是哪個幫派的,你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待在這裏』。如果你不認識他們的話,或者說如果你之前沒與他們接觸過的話,那就會出現問題。

在我生活的街區里還是有蠻多打鬥的,有不少幫派,有不少問題。我的兄弟和我以及其他人都是在踢球,不論你是屬於哪個幫派或者是來自什麼文化,足球使大家團結在了一起。」

然後我就開始做特殊的訓練,不是舉啞鈴,我知道人們不信我。我會在健身房鍛煉,但是與一般的健身鍛煉不同。他們總是需要阻止我鍛煉我才會停下,因為我總是希望付出更多。」

有沒有幫派拉你入夥?「有,很多次。找過我,找過我,找過我的多米尼加朋友,找過所有人。那時候能夠加入幫派是很流行的事情。但是我們的想法不同,我們想要成為球員,不想加入任何幫派,不想參与任何爭鬥。那時候幾乎是天天都能夠看到打架。」

「是的,我知道。很多時候,在Hospitalet市外,如果你的身份證上寫着是來自這個城市的,那麼有些夜店你是無法進入的。這也很糟糕,因為我就是出處不能定義人的例子,是我被如何培養、我的態度、我的目標定義了我。」

你那時候清楚那種各類文化和體育的融合會對你之後有了很大的幫助嗎?

你現在還會回Hospitalet嗎?

是在廣場踢還是在球場上踢?「是那種類似室內足球的場地,現在已經沒了。當時大家都認識我和我的兄弟,因為我們那時候已經在巴薩以及西班牙人梯隊踢球了,整個街區都想要與我們一起踢球。

我的兄弟和我最初是在街上踢球的,就和我的朋友一起,就在los Bloques,有很多吉普賽人住在那裡。」

他們有和你說過最初怎麼來到西班牙的嗎?

「我的父親是在23歲左右來到了一位親戚家裡。他工作了一些年之後,當情況穩定了一些之後,當家中情況和在日產的工作情況都穩定了一點之後,他就把我母親帶過來了,我母親之後是做清潔工作。」

「說實話我清楚。我的父母讓我們去踢球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們去參与一項需要紀律的運動,而且這項運動我很喜歡,我的父母希望我們專註在足球上。

你有看到過爭鬥?「我就參与過!是的,當然。在我曾經上學的學校里就有很多幫派,幫派之間總是在打架。當地在這方面付出了很大努力,現在情況好了很多。」

今日关键词:西班牙确诊超11万